欢迎访问百万新闻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国内 > 新闻正文

首个被火线提拔湖北干部罗皓:受之有愧

时间: 2020-02-09 10:24:45 | 来源: 新民周刊 | 阅读: 246次

进入疫情地图>>  去微公益捐款>>

线上肺炎患者求助专区>>

原标题:口述实录 | 首个被火线提拔的湖北干部罗皓: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,受之有愧

整理 | 吴 雪

我是罗皓,今年44岁,是一名退伍军人,2019年3月,我从湖北省咸宁市崇阳县调配到崇阳县下属的天城镇,成为了一名四级主任科员。2月4日,我突然登上了新闻头条,传播最广的那篇文章《这位湖北干部,火线提拔》刷屏,让大家开始认识我。网友对我褒奖有嘉说“能者上劣者下”,一天之内我接了十几通记者的采访电话,同事们都纷纷调侃我成为了“网红”。其实在我看来,自己并没有做什么突出的事情,天城镇里和我一样奋斗在一线的人很多,我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嘉奖。

罗皓在运送病人的金杯车里 受访者供图

罗皓在运送病人的金杯车里 受访者供图

记得1月20日,疫情开始有了苗头,我们天城镇党委书记廖旦发布通知,要组织干部紧急开会,全面部署防控工作方案。我虽然来这里工作时间不长,但从小生长于此,天城镇——崇阳县最大的镇、防疫阻击战的主阵地,这两点基本的判断还是错不了的。

据我了解,天城镇下辖28个村,11个社区,农业人口5。3万人,城镇人囗13万人,距离武汉市中心车程仅一个小时。镇上前往咸宁周边城市,特别是武汉打工、上班、做生意的人特别多,粗略估算,20万总人口中,流动人口接近有上万人。

从初一开始,就是返乡敏感期,对我们的挑战很大,但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畏惧过。当时我接到崇阳县颐和医院消息,说人员配备不够,需要多一辆车来运送确诊和疑似病例以及密切接触者,因为以前在部队开过车,我觉得自己完全能胜任这个工作,就主动报了名。至于害不害怕,会不会感染,我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纠结和担心什么。

当时镇上条件有限,没有很正规的用车,但征用的这辆车也算接近,有点类似救护车的7座金杯面包车。在出发之前,我会把车用酒精、84消毒液里里外外消毒一遍,穿好防护服,戴好护目镜、手套和口罩,当时和我一同去的“战友”,社区1个人,村里1个人,镇上干部1个人(就是我),一般是3个人。如果工作不好做,就会增派两个人。

镇上干部正在为村民测体温 图 |天城镇政府官网

镇上干部正在为村民测体温 图 |天城镇政府官网

第一次转送病人,我们就遇到了阻力,前后做工作用了三个小时。在镇上有着100多户的中型小区,有一栋住户陈燕(化名)老公确认为新冠肺炎,陈燕和21岁、13岁的两个孩子,作为第2类密切接触者,需要隔离观察。陈燕当时很不愿意配合,在她看来,隔离在家也一样能做,不一定非要到医院去。

最重要的是陈燕也害怕周边邻居会另眼看待,心理上有些接受不了。我清楚镇上的风俗,特别能理解陈燕的顾虑,和我同去的镇干部,主要做心理疏导,我们就劝她要往大方向想,以及告诉她在家隔离存在的风险。三个小时我们一行五人真的像居委会大妈一样苦口婆心地劝,终于把对方劝了下来。

相比之下,老人的工作可能更难做一些。有一位60多岁的刘姓住户,他妻子已经确诊,他属于疑似病例,已经有点咳嗽了,但他却说“死在房里都不去医院”。后来社区书记、镇书记都派专人来劝解,跟他讲事情的严重性,来来回回,上午两三个小时,下午两三个小时,晚上他又说要吃完晚饭再说。我们就守在他家门口等着他出来,后来被我们磨得没办法,才同意跟我们走。

后来,事实证明这种坚持是对的,老人目前已经确诊,幸好当时早点来医院,否则有可能更危险,因为他本身还有高血糖、高血压等病症。

天城镇部署防疫工作 图 |天城镇政府官网

天城镇部署防疫工作 图 |天城镇政府官网

当然,大部分人都是很配合的,镇上一位老人,因在与武汉亲戚有过拜年接触后感染。当时家里还带着一个10岁的孙子,在房间里没有直接接触。我去接老人入院隔离,男孩就很懂事,像个男子汉一样对爷爷说了安慰的话:“爷爷你去吧,我会照顾好自己。”当时我一个大男人站在旁边,眼泪就下来了。

我是1月28日运送了一批11人,后面几天又运送了好几次,前后护送30余人到颐和医院进行集中观察。工作强度的确不小,每天早上6点出门,连续一周凌晨两三点休息,每天工作除了护送病人,我还会不定时地运送社会各界捐助的物资,比如体温计、口罩、酒精、矿泉水、宣传画等,反正随叫随到。

要说不累是假的,但我觉得自己军人出身,一定能撑得下去。我一天与隔离人员接触20多个小时,忙的时候,就吃点泡面充饥;开车时间长,颈椎和腰也会酸痛;最尴尬的是不敢上厕所,防护服本来就紧缺,我们能把损耗降到最低就降到最低,留给一线的医护人员。

罗皓正在运送病人 图 |咸宁日报

罗皓正在运送病人 图 |咸宁日报

罗皓在搬运物资 图 |澎湃新闻视频

罗皓在搬运物资 图 |澎湃新闻视频

因为经常接触确诊人员的关系,镇里专门安排了值班室供我们住宿,大概二十几平方米的房间,可以放两张单人床、一张桌子和一台电视机,我和市场部的一位干部住在一起,他是劝说员,我是司机,忙完一天回来,我俩常常聊天,我想在这个特殊时期,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愿意做出一些牺牲。

2月5日我11点钟到宿舍,算是比较早的一天,同事帮我打了饭,放在微波炉里热好了,有菜有肉,这么多天,第一次能吃上一口应时的热饭,觉得很幸福。从1月28日开始,我一直没回家吃过一次饭,年三十晚上只在家待了半个小时就走了。我有一儿一女,妻子也无条件地支持我。现在,太想太想和家人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了。

罗皓去年9月,带女儿和儿子来上海游玩 受访者供图

罗皓去年9月,带女儿和儿子来上海游玩 受访者供图

2月5日,我接到了县委通报嘉奖,并提拔为镇党委委员,你问我对自己的评价,我想说,对于嘉奖,受之有愧。我只是镇上抗疫工作中一个非常普通的小角色,我也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分内工作,真的不必宣传报道。

身边像我这样的人真的太多了,大家都在奉献,可能领导觉得,我是直接接触、运送确诊和疑似病人,有一定胆识。但能得到这份荣誉,绝对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而是全体一线同事们的嘉奖。

在这场抗疫阻击战中,我们很多干部都是无所畏惧地冲在第一线的,党委副书记徐干本来身体不太好,在分管后勤保障时,亲自搬方便面,烧开水,扛医疗用品,背消毒桶,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。

天城镇部署防疫工作 图 |天城镇政府官网

天城镇部署防疫工作 图 |天城镇政府官网

31岁的镇党委组织委员陈祯和我一样,也是在一线运送病人的干部。疫情一出,他就主动请缨上一线,父母从老家来看他,也没打上照面,连换洗衣服都是妻子送到镇政府门卫室。

我18岁时,站在党旗下宣誓入党,我对这片土地有着深深的热爱。平时我不爱拍照,连新闻报道中用的图片都是自己临时拍的,但等这场“战疫”打赢了,等我们的祖国好起来,我想好好和家人吃顿团圆饭,拍张全家福。

新闻标题: 首个被火线提拔湖北干部罗皓:受之有愧
新闻地址: http://www.ishopnews.com/china/1202492.html
新闻标签:疫情  湖北
Top
天音彩票网 网易彩票注册送彩金 新圣娱乐赛车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机器人 博彩送彩金全讯网 银行卡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 百家乐免费送彩金 哪些娱乐网站送彩金 免费送彩金的棋牌